松千六秋

犬妈棒!

查看 @Fujino_Mg 的推文:https://twitter.com/Fujino_Mg/status/956837099289722881?s=09
啊啊啊我鹤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啊啊啊啊

给颜色太太的河图 w@颜色
[原图]犬型
twitter:ふじの   @Fujino_Mg
pixiv: もg
[临摹]松千六秋

emmm,十月给朋友画三明的河图,线稿好了细节一直没处理……现在居然还有空摸鹤,我可能是石乐志……我不管我要吸鹤,我永远喜欢鹤丸国永!
[原图]犬型
twitter:ふじの   @Fujino_Mg
pixiv: もg
[临摹]松千六秋

[刀剑乱舞]《本丸终于有了三日月宗近?!》(三日鹤,第一章)
第一章
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
  清晨,天还黑着。可本丸二层的房间灯火亮起来了,我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准备出去。今天是骚速剑限锻,反正起的早,试一下手气吧?
  “鹤丸?在吗?”我轻轻敲打着鹤丸国永所居和室的木门。
  一双手从背后伸来猛的拍了一下我的肩头,吓得我身子一震。
  “哈哈哈哈,主君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鹤丸国永吐出一口白气说道。
  “呼——吓我一跳。今天是骚速剑限锻,去试试?”
  “好啊,走吧。”
  相对于外面的寒冷,锻冶所内可要温暖的多。我看了一下世界履历,并没有锻出骚速剑的婶婶。
  “要不,套一个三日月宗近的公式看看?”
  “那么,用这个560 680 660 571+松的怎么样呢?”
  “好,那试试吧。”
  把材料都投进锻刀炉中,把御札·松贴好后。我和鹤丸国永就紧紧的盯着时间表看,然后蹦出了一个让我和鹤丸国永都瞪大眼睛的数字。
4:00:00
真的假的啊!?
3:59:59
马萨卡?!
3:59:58
我要去欧洲了!?
3:59:57
  “四个小时……莫非是天下五剑当中”我小声的说。
  鹤丸国永接过我的话说道:“最美的那一把……”
  我俩异口同声的说出来:“三日月宗近!”
  “我我我,我去拿加速符!”我边说边跑去放置收纳柜的地方,拿出一个加速符递给鹤丸国永。
  鹤丸国永把加速符安放在御札旁边的凹槽里。霎时,一阵白色耀眼的光芒使我和鹤丸国永不得不侧过脸去用手挡住眼睛。『可千万别是小狐丸了啊……』我这么想着。刚起床的小狐丸突然打了个喷嚏。“阿嚏!这是怎么了,难道是因为天气冷了吗?”白光消失,一个好听的声音传入耳朵里——
 
“我是三日月宗近,因锻造时形成的刃文较多,故而名为三日月,请多关照。”

  真的是他啊,难不成运营终于有了良心给我送了元旦惊喜?!
  “你好,我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,之后政府会送来你的物品,请到邮箱拿取。待会儿请鹤丸带你参观本丸吧。”我正了正身子,一本正经的和他这么说着。
  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  “那么接下来……”我看了看手表。“六点二十一?!要迟到了!鹤丸你帮我处理下!”我边说边跑出去了。
  “唉,等等!主君!他的和室安排在哪儿啊!?”鹤丸国永朝我喊道。
  “三条那边要是还有空的和室就住哪儿,没有的话你看哪儿有空的就暂时安排下来!”我继续跑着喊。

  “你是五条家的孩子吧……”
  “是的,你还记得啊?”
  “当然了,如此可爱的纯白付丧神在我印象中可很深呢哈哈哈。”
  “这还真是吓我一跳啊。我来带你参观本丸吧。”
  锻冶所,刀剑居室,刀装居室,修复工坊,阁楼,后院,花园,田地,手合场,马廝……全部参观了一遍。
  “怎么样,这儿很大吧?对了,得去邮箱拿你的东西呢。哦。三条这边有空的和室呢,住过来吧。”
  鹤丸国永帮忙把三日月的和室整理好后,差不多到饭点了。
  “好了,马上要吃饭了呢。那么,快换上内番服去吃饭吧,刚好大家就都能看到你了。我在外面等你吧。”
  “嗯,好……”此时,三日月宗近在屋内束手无策。他连刀甲都解不下来……
  鹤丸国永在外面等了许久,终于开口问道:“三日月,还没好吗?”
  “嗯……鹤哟,你能来帮帮我吗?”
  听到这话,鹤丸国永当然不解,换衣服用帮忙吗?但他还是推开门进去。
  “这么久了,你连刀甲都没解下来吗?”
  “哈哈哈,我不太擅长装扮呢。”
  “真是没办法啊。”
  说罢,鹤丸国永就开始帮三日月解下刀甲,不过前前后后的走实在麻烦。
  “环住你的身子你会介意吗?”
  “不会不会哈哈哈。”
  鹤丸国永环住他的腰,把他腰上的丝带解下来,褪到只剩里衣的时候他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  “接下来你总会换了吧……”
  “啊,不会解袴呢……”
  真的假的啊,这家伙怎么去卫生间的啊……
  “只要像这样解开就可……哇啊!”他迅速捂着脸转过身子。他没想到袴会这么宽直接掉下来,虽然还有一件东西挡着但鹤丸国永还是羞红了脸。
  “哈哈哈,鹤不要害羞啊。还没穿好呢。”三日月宗近却还一脸天然的笑着。说着他自己把上半边的里衣脱掉了。也就是说,三日月宗近全身上下只剩一条***
  “好冷啊,鹤哟,帮我穿好吧?”
  鹤丸国永是想拒绝的,但总不能丢着人家不管吧。还是红着脸帮三日月宗近把衣服换好了,肌肤的接触让鹤丸国永更害羞了,帮忙穿完就已经是红烧鹤了……
  “走吧……”
  “哎呀,脸涨的好红呢哈哈哈……”
  鹤丸国永现在一点都不冷静,明明都是男人到底在害羞什么啊,和光忠还有小俱利一起泡澡都没什么的啊!
  他觉得自己现在已经非常不正常了。

  “啊,鹤先生终于来了啊,等了好久呢。”
  “真是不好意思啊小光。各位,今天早上来了一把新刀。是——三日月宗近。”
  整个餐厅都沸腾起来。
  “真的吗,那位大人!?”“天下五剑当中最美的!”“出自三条大人手中的那把!”
  “什么?三日月终于来了吗?”今剑跑到门前问道。
  鹤丸侧来身子,让三日月到餐厅里。
  “我叫乱藤四郎!”“我叫厚藤四郎!”“我叫爱染国俊!”……大家都争着介绍自己。
  “好了好了,以后有的时间让大家认识他啦,都先吃饭去啊。”

  “小光,我来帮你吧。”
  “啊啊,那真是麻烦您了啊。”
  “没事没事。”
  “话说三日月先生真是受欢迎呢。”
  “是啊。毕竟是天下五剑,怎么会不受欢迎。”
  “话说回来,三日月先生是三条家的,鹤先生是五条家的,总有些渊源吧。”
  “是啊,不过不太深呢,平安时代小的时候会去三条府而已。”
  “哦哦。那么三条大人和五条大人是怎样的人啊,两位都是十分优秀的刀匠啊。”
  “三条大人我接触的很少,只觉得他是个和蔼的老爷爷啊。五条大人啊,非常温柔,性格也很好,还很好看,很有礼貌,简直说不完。”
  “哈哈哈,果然都是优秀的人呢。”
  “是啊。”
   ……

  跟烛台切光忠聊完,鹤丸国永要去审神者房间找点东西玩玩了,因为审神者私密的东西都在衣柜里出门时会用法力封好。
  也说过『有什么需要的就从我房间里拿吧。』
  他刚走进审神者的房间,就看到桌上万屋的新海报。是时候购置一些东西了呢。
  刚拿好钱去庭院问问大家要什么。
  鹤丸国永,目光呆滞。三日月宗近周围是全本丸的刀剑。
  “那个……各位?”他们根本听不到。
  “去——万——屋——买——东——西——啦!”他这么喊着大家才听到。
  “有想买的东西列出来,我需要一个帮手。”
  “啊啊,需要酒碟呢。”
  “厨房的筷子也要换了。”
  “我们的糖果也没有了。”
   ……

  “嗯,谁要一起去吗?”
   【安静】
  鹤:???“这么多东西我搬不回来哦。”
   【安静】
  “我和你去吧。”三日月宗近开口说道。
  “唉唉?那我也去吧。”
  “我也去!”
  “我也是!”
   ……
  鹤:【不爽】“就三日月和我去,太多人去很麻烦。”
  “唉?为什么嘛,不要——”
  “别总缠着三日月啦,好了都去玩吧,待会儿下雪了。”
  鹤丸国永临走前将景趣换成冬日雪景。本丸的雪缓缓的飘了下来。
  “走吧,三日月。”
  “好啊。”

跳进黄河洗不清。
我能怎么办,我也很绝望。
感觉以后都不想逛p站了。

[原图]小熊绅士
微博:小熊绅士QAQ
[临摹]松千六秋

初一时候临摹秋娘的天龙酱hhh
[原图]阿秋
微博:阿秋刀田一
[临摹]松千六秋

和草稿比起来也没改多少……因为我懒哈哈哈

[原图]犬型
twitter:ふじの   @Fujino_Mg
pixiv: もg
[临摹]松千六秋